深圳市宏信联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电话:0755-82132195
传真:0755-82132195
邮箱:120306348@qq.com
中石油不赞成成品油定价权下放给油企
文章附图

  昨天,中石油股份公司举行临时股东大会。会后,中石油股份公司董事长蒋洁敏、总裁周吉平接受记者采访,就“成品油定价权下放给石油企业”、“中国石油企业海外收购多亏损”等传闻以及中俄天然气价格谈判等热点问题作出回应。谈及对成品油定价权下放的看法,蒋洁敏和周吉平出人意料地表示,他们并不赞成定价权下放,但支持调整和完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

  >>关于定价权

  “支持成品油价格机制调整,不赞成定价权由企业决定。不要说(中石油、中石化)两大集团,几大集团都干不了这个事情。”就近期业界疯传的“成品油定价权下放”说法,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昨天给出了十分明确的反对态度。

  “成品油定价权下放”的说法始于今年6月,当时,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副司长连启华在“2011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通气会”上透露,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以及阶梯电价等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将在年内推出。随后有媒体报道称,在调整成品油定价机制的讨论方案中有这样的表述:当国际原油价格在130美元/桶以下的时候,政府有可能向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公司下放成品油定价权,由其自主定价,同时会引入第三方油价作为参考价。这一说法迄今愈传愈甚。

  中石油总裁周吉平告诉记者,国家发改委确实一直在和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沟通理顺成品油定价机制的问题,因为目前的定价机制存在调价间隔时间长、过于透明等不足,“但至于把定价权下放给石油生产企业,从中石油来讲,我们认为目前不是太合适。”

  之所以觉得不合适,周吉平解释称,目前国内汽柴油价格没有调整到位,与国际油价相比每桶还差18美元,在国内整体经济形势面临复杂局面、尤其是通胀比较高的情况下,如果下放定价权,作为企业,油企必然要按照市场规律提价,由此必将引发连锁反应。

  周吉平认为,当下应该完善现有的定价机制,然后再在合适的时间研究下放定价权的问题,“目前从实际国情来看,确实需要由政府来调控(油价),来保证市场秩序和经济的健康发展。”不过他也表示,作为一个主要的油气生产商和供应商,中石油对市场供应承担责任,而只有石化企业健康持续发展,才能更好地承担这个责任,“如果持续亏损,则不利于这个责任的执行。”

  >>关于油价

  支持调整定价机制 不赞成下放定价权

  你的感受和我一样

  对于当前的油价,人们还有这样的质疑:目前国际油价并没有创新高,但国内汽柴油价格却到了历史高点,甚至比发达国家的油价还高。

  对这一问题,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昨天对记者表示:“你的感受和我一样,我也是消费者,大家的很多感觉是对的。不过,大家要考虑到,目前国内成品油的价格是由四部分组成的:原料、加工、企业利润和政府税收。”

  蒋洁敏称,今年中石油上交的税费,就股份公司而言超过3000亿元,就集团而言超过4000亿元。上交的税费中,超过千亿元税费的就有三项,分别是增值税、特别收益金和消费税,以消费税为例,“消费税应该是消费者交纳的税费,而我国现在执行的是生产者代征,因此我们的成品油价格中包括了消费税。”

  另据周吉平介绍,新的资源税将于11月1日开始实施,根据预测,按国际油价为100美元/桶的水平,中石油每年要交的资源税约为290亿元,比以前增加250亿元,对集团影响较大。

  不过记者从中石油了解到,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研究特别收益金的起征点问题,如果能在适当时机调整起征点,将有助于平衡资源税对油企的影响。>>关于海外资产

  18年来没一年亏损

  此前,市场有传闻称中国油气企业在海外收购的项目有很多都处于亏损状态。谈及这一问题,蒋洁敏表示,中石油的海外资产18年来没有一年发生亏损,今年虽然海外多战事,还有欧债危机等不利因素,但如无特殊情况,中石油海外业务的利润将达到历史高位。

  据蒋洁敏介绍,预计今年中石油的海外作业产量将达到一亿吨油气当量,权益产量将达到5000万吨,所实现的销售收入将创历史新高,利润也会达到历史高位,“中石油的海外资产都是优良的,中石油的海外业务正站在新的起点上,在未来几年中还会可持续发展。”

  >>关于中俄天然气谈判

  与买东西一个道理

  随着近期俄罗斯政界高层访问中国,中俄之间的天然气合作问题再次受到关注。昨天,蒋洁敏还首次开口谈起中俄天然气谈判的价格分歧。

  “卖方希望贵一点,买方希望便宜一点,这和我们去商店买东西是一个道理,目前的焦点就在这里。”蒋洁敏称,双方现在都有难处,因为中俄之间的天然气供应价格还牵扯到两个方面:俄罗斯需要平衡对欧出口天然气的价格,中国需要平衡从中亚进口天然气的价格。

  “俄罗斯现在每年要向欧洲出口1600亿立方天然气,如果向中国供应的价格低于欧洲水平,对其出口到欧洲的那部分天然气将形成一个很大的挑战;对中国来说,现在中国不仅是从俄罗斯进口,还从其他国家进口天然气,如果俄罗斯给的价格高于我们从其他国家的进口价格,那么对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天然气合作来说,挑战也是巨大的。”蒋洁敏表示,虽然双方有价格分歧,但俄罗斯天然气资源丰富,目前探明储量位居全球第一,而中国对天然气的需求近年来迅速增长,一边是中国这样稳定而庞大的市场,一边是资源丰富的俄罗斯,中俄这两家近邻的天然气合作势在必然。双方只要本着优势互补、平等互利、市场公平的原则,最终问题是会解决的。至于双方达成共识的时间,蒋洁敏表示现在尚难作出结论。